擅闖者與管理者各擔責五成

2020-04-21 20:32:07  來源: 法制周報-服務
 

擅闖未竣工景點失足墜落致九級傷殘  法院依法判決
  擅闖者與管理者各擔責五成


  本報訊(通訊員  李遠紅)男子擅自闖入某鄉村旅游公司經營管理的、尚未營業的玻璃漂流橋,不幸從橋上墜落地面,致全身多處骨折。造成的損失應由誰來承擔?近日,因雙方當事人爭執不下,只好訴至郴州市桂陽縣人民法院。
  原告廖某認為,被告某鄉村旅游公司作為玻璃漂流橋的管理人和經營者,未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,應當承擔公共場所管理人責任,賠償原告各項損失。
  被告某鄉村旅游公司辯稱,原告擅自闖入其經營管理的、尚未完全竣工和營業的玻璃漂流橋,自身存在過錯。且玻璃漂流橋施工現場立有警示牌,玻璃漂流橋上也貼有警示標志,公司已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,廖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,應當對自己的過錯行為承擔責任。
  法院經審理查明,原告廖某生日當天到被告經營的山莊吃飯。等候吃飯過程中,廖某擅自到距離其吃飯地點數百米遠,由被告經營管理的尚未完全竣工并未營業的玻璃漂流橋上行走,不慎從橋上墜落地面,致全身多處骨折,構成九級傷殘。被告在玻璃漂流橋施工現場立有警示牌,在橋上貼有“玻璃漂流,嚴禁行走”的警示標志,但無工作人員看管,橋下也未設置相應的安全防護設施。
  依據《侵權責任法》第37條規定,賓館、商場、銀行、車站、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,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,造成他人損害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。因此,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應當履行法定的安全保障義務,如果沒有履行或履行不到位,則要承擔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。
  上述案件中,廖某明知到橋上行走可能會發生危險,卻選擇了忽視。自身存在過錯,對其從橋上墜落所造成的損失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。被告對其經營管理的玻璃漂流橋,在玻璃橋尚未完全竣工和營業的情況下無工作人員看管,也未對玻璃漂流橋設置相應的安全防護設施,顯然未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,對原告的損失也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。
  法院最終判決,由原告廖某和被告某鄉村旅游公司各自承擔50%的責任,由被告賠償原告各項損失128694.99元。

姓名*
電話*
地址
內容

  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31-82272855   

opyright ?2018 - 2019 法制周報社新媒體中心 ICP備案號:湘ICP備13010856號-2 湘公網安備 43010502000429號 國內統一刊號:CN43-0029

小程序兼职赚钱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欧洲股票指数 福建快3开奖结果全部 上海快3一定牛定牛上海 东莞配资公司 2014最好投资理财平台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图表 彩票幸运飞艇游戏规则 福彩6等奖多少钱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基本